中文注册 |登录

圆通禅堂门户禅宗禅法 › 祖师开示 › 查看内容

上海玉佛寺禅七开示(上)

2011-1-11 08:06| 发布者: 慧莲| 查看数: 1005| 评论数: 0

摘要: 虚云老和尚 (1953年2月22日—3月8月) 初七第一日开示(2月22日) 初七第二日开示(2月23日) 初七第三日开示(2月24日) 初七第四日开示(2月25日) 初七第五日开示(2月26日) 初七第六日开示(2月27日) 初七圆 ...

虚云老和尚

(1953年2月22日—3月8月)

 

初七第一日开示(2月22日)

初七第二日开示(2月23日)

初七第三日开示(2月24日)

初七第四日开示(2月25日)

初七第五日开示(2月26日)

初七第六日开示(2月27日)

初七圆满日开示(2月28日)

次七第一日开示(2月28日)

次七第二日开示(3月1日)

次七第三日开示(3月2日)

次七第四日开示(3月3日)

次七第五日开示(3月4日)

次七第六日开示(3月5日)

次七第七日开示(3月6日)

解七开示(3月7日)

解七法语

 

  初七第一日开示(2月22日)

 

  这里的大和尚(苇舫法师)很慈悲,各位班首师傅的办道心切,加以各位大居士慕道情殷,大家发心来打静七,要虚云来主七。这也可说是一种殊胜因缘,只以我年来患病不能多讲。世尊说法四十余年,显说密说,言教已有三藏十二部之多,要我来说,也不过是拾佛祖几句剩话。至于宗门下一法,乃佛末世升座,拈大梵天王所献金檀木花示众,是时座下人天大众皆不识得,惟有摩诃迦叶破颜微笑。世尊乃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咐嘱于汝。’此乃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下承当之无上法门,后人笼统,目之为禅。须知《大般若经》中所举出之禅,有二十余种之多,皆非究竟,惟宗门下的禅,不立阶级,直下了当,见性成佛之无上禅,有甚打七不打七呢,只因众生根器日钝,妄念多端,故诸祖特出方便法而摄受之。此宗相继自摩诃迦叶以至如今,有六七十代了。在唐宋之时,禅风遍天下,何等昌盛。现在衰微已极,惟有金山、高旻、宝光等处,撑持门户而已。所以现在宗门下的人材甚少,就是打七,大都名不符实。昔者七祖青原行思问六祖曰:‘当何所务,即不落阶级?’祖曰:‘汝曾作甚么来?’思曰:‘圣谛亦不为。’祖曰:‘落何阶级?’思曰:‘圣谛尚不为,何阶级之有!’六祖深器之。现在你我根器劣弱,诸大祖师,不得不假方便,教参一句话头。宋朝以后,念佛者多,诸大祖师乃教参‘念佛是谁’。现在各处用功的都照这一法参究。可是许多人仍是不得明白,把这句‘念佛是谁’的话头放在嘴里,不断的念来念去,成了一个念话头,不是参话头了。参者参看义,故凡禅堂都贴著「照顾话头’四字,照者反照,顾者顾盼,即自反照自性。以我们一向向外驰求的心回转来反照,才是叫看话头。话头者,‘念佛是谁’就是一句话,这句话在未说的时候叫话头,既说出就成话尾了,我们参话头就是要参这‘谁’字未起时究竟是怎样的。譬如我在这里念佛,忽有一人问曰:‘某甲!念佛的是谁啊?’我答曰:‘念佛是我呀!’进曰:‘念佛是你,你还是口念,还是心念?若是口念,你睡著时何以不念?若是心念,你死了为何不念?’我们就是对这一问有疑,要在这疑的地方去追究它,看这话到底由哪里而来?是什么样子?微微细细的去反照,去审察,这也就是反闻自性。在行香时,颈靠衣领,脚步紧跟前面的人走,心里平平静静,不要东顾西盼,一心照顾话头;在坐香时,胸部不要太挺,气不要上提,也不要向下压,随其自然。但把六根门头收摄起来,万念放下,单单的照顾话头,不要忘了话头。不要粗,粗了则浮起,不能落堂;不要细,细了则昏沉,就堕空亡,都得不到受用。如果话头照顾的好,功夫自然容易纯熟,习气自然歇下。初用功的人,这句话头是不容易照顾得好的,但是你不要害怕,更不要想开悟,或求智慧等念头。须知打七就是为的开悟,为的求智慧,如果你再另以一个心去求这些,就是头上安头了。我们现在知道了,便只单提一句话头,可以直接了当。如果我们初用功时,话头提不起,你千万不要著急,只要万念情空,绵绵密密的照顾著,妄想来了,由它来,我总不理会它,妄想自然会息,所谓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妄想来了,我总以觉照力钉著这句话头,话头若失了,我马上就提起来。初次坐香好似打妄想,待时光久了,话头会得力起来。这时候,你一枝香可以将话头一提,就不会走失,那就有把握了。说的都是空话,好好用功吧!

 

  初七第二日开示(2月23日)

 

  打七这一法是克期取证最好的一法,古来的人根器敏利,对这一法不常表现。到宋朝时始渐开阐,至清朝雍正年间,这一法更大兴;雍正帝在皇宫里也时常打七。他对禅宗是最尊重的,同时他的禅定也是非常得好。在他手里悟道的有十余人,扬州高旻寺的天慧彻祖,也是在他会下悟道的。禅门下的一切规矩法则,皆由他大整一番,由是宗风大振,故人材也出了很多。所以规矩是非常要紧的。这种克期取证的法则,犹如儒家入考试场,依题目作文,依文取考,有一定的时间的。我们打七的题目是名参禅,所以这个堂叫做禅堂。禅者梵语禅那,此名静虑,而禅有大乘禅,、乘禅;有色禅,无色禅;声闻禅,外道禅等。宗门下这一禅,谓之无上禅。如果有人在这堂中把疑情参透,把命根坐断,那就是即同如来。故这禅堂又名选佛场,亦名般若堂。这堂里所学的法,俱是无为法。无者,无有作为。即是说无一法可得,无一法可为。若是有为,皆有生灭,若有可得,便有可失。故经云:‘但有言说,都无实义。勺。诵经礼仟等,尽是有为,都属言教中的方便权巧。宗门下就是教你直下承当,用不著许多言说。昔者有一学人参南泉老人,问:‘如何是道?’曰:‘平常心是道。’我们日常穿衣吃饭,出作人息,无不在道中行。只因我们随处缚著,不识自心是佛。昔日大梅法常禅师初参马祖问:‘如何是佛?’祖曰:‘即心是佛。’师即大悟。遂礼辞马祖,至四明梅子真旧隐处,缚茆而居。唐贞元中,盐官会下有僧,因采挂杖迷路至庵所,问:‘和尚在此多少时?’师曰:‘只见四山青又黄。’又问:‘出山路向什么处去?’师曰:‘随流去;’僧归举似盐官。官曰:‘我在江西曾见一僧,自后下知消息,莫是此僧否?’遂令僧去招之,大梅以偈答曰:‘摧残枯木倚寒林,几度逢春不变心,樵客遇之犹不顾,郢人那得苦追寻。一池荷叶衣无尽,数树松花食有余。刚被世人知住处,又移茅舍入深居。’马祖闻师住山,乃令僧问:‘和尚见马大师得个什么便住此山?’师曰:‘大师向我道即心是佛,我便这里住。’僧曰:‘大师今日佛法又别。’师曰:‘作么生?’僧曰:‘又道非心非佛。’师曰:‘这老汉惑乱人未有了日。任他非心非佛,我只管即心是佛。’其僧回举似马祖,祖曰:‘梅子熟也。’可见古来的人是如何了当和简切!只因你我根机陋劣,妄想大多,诸大祖师乃教参一话头,这是不得已也。永嘉祖师曰:‘证实相,无人法,刹那灭却阿鼻业,若将妄语诳众生,自招拔舌尘沙劫。’高峰妙祖曰:‘学人用功,好比将一瓦片,抛于深潭,直沉到底为止。’我们看话头,也要将一句话头看到底,直至看破这句话头为止。妙祖又发愿云:‘若有人举一话头,不起二念,七天之中,若不悟道,我永堕拔舌地狱。’只因我们信不实,行不坚,妄想放不下。假如生死心切,一句话头决不会随便走失的,沩山祖师云:‘生生若能不退,佛阶决定可期。’初发心的人总是妄想多,腿子痛,不知功夫如何用法。其实只要生死心切,咬定一句话头,不分行住坐卧,一天到晚把‘谁’字照顾得如澄潭秋月一样的,明明谛谛的,不落昏沉,不落掉举,则何愁佛阶无期呢?假如昏沉来了,你可睁开眼睛,把腰稍提一提,则精神自会振作起来。这时候把话头不要太松和太细,太细则易落空和昏沉。一落空只知一片清净,觉得爽快。可是在这时候,这句话头不能忘失,才能在竿头进步,否则落空亡,不得究竟。如果太松,则妄想容易袭进,妄想一起,则掉举难伏。所以在此时光,要粗中有细,细中有粗,方能使功夫得力,才能使动静一如。昔日我在金山等处跑香,维那催起香来,两脚如飞,师傅们真是跑得,一句站板敲下,如死人一样,还有什么妄想昏沉呢?像我们现在跑香相差太远了。诸位在坐时,切不要把这句话头向上提,上提则头便会昏;又不要横在胸里,如横在胸里,则胸里会痛;也不要向下贯,向下贯则肚胀,便会落于阴境,发出种种毛病。只要平心静气,单单的把‘谁’字如鸡抱卵,如猫捕鼠一样的照顾好,照顾到得力时,则命根自会顿断!这一法初用功的同参道友当然是不易的,但是你要时刻在用心。我再说一比喻,修行如石中取火,要有方法,倘无方法,纵然任你把石头打碎,火是取不出来的。这方法是要有一个纸煝和一把火刀。火煝按下在火石下面,再用火刀向火石上一击,则石上的火就会落在火煝上,火煝马上就能取出火来,这是一定的方法。我们现在明知自心是佛,但是不能承认。故要借这一句话头,做为敲火刀。昔日世尊夜睹明星,豁然悟道也是如此。我们现在对这个取火法则不知道,所以不明白自性,你我自性本是与佛无二,只因妄想执著不得解脱。所以佛还是佛,我还是我。你我今天知道这个法子,能够自己参究,这是何等的殊胜因缘。希望大家努力,在百尺竿头再进一步,都在这选佛场中中选,可以上报佛恩,下利有情。佛法中不出人材,只因大家不肯努力,言之伤心。假如深信永嘉和高峰妙祖对我们所发誓愿的话,我们决定都能悟道。大家努力参吧!

 

  初七第三日开示(2月24日)

 

  光阴快得很,才说打七,又过了三天。会用功的人,一句话头照顾得好好的,甚么尘劳妄念澈底澄清,可以一直到家。所以古人说:‘修行无别修,只要识路头,路头若识得,生死一齐休。’我们的路头,只要放下包袱,咫尺就是家乡。六祖说:‘前念不生即心,后念不灭即佛。’你我本来四大本空,五蕴非有,只因忘念执著,爱缠世间幻法,所以弄得四大不得空,生死不得了。假如一念体起无生,则释迦佛说的这些法门也用不著了,难道生死不会休吗?是故宗门下这一法,真是光明无量照十方。昔日德山祖师,是四川简州人,俗姓周,二十岁出家,依年受具,精究律藏。于性相诸经,贯通旨趣,常讲《金刚般若》,时人谓之周金刚。尝谓同学曰:‘一毛吞海,性海无亏;纤芥投锋,锋利不动。学与无学,唯我知焉。’后闻南方禅席颇盛,师气不平。乃曰:‘出家儿,千劫学佛威仪,万劫学佛细行,不得成佛;南方魔子,敢言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我当扫其窟穴,灭其种类,以报佛恩。’遂担《青龙疏抄》出蜀。至澧阳路上,见一婆子卖饼,因息肩买饼点。婆指担曰:‘这个是什么文字?’师曰:‘《青龙疏抄》。’婆曰:‘讲何经?’师曰:‘《金刚经》。’婆曰:‘我有一问,你若答得,施与点心;若答不得,且别处去。《金刚经》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未审上座点那个心?’师无语。遂往龙潭,至法堂曰:‘久向龙潭,及乎到来,潭又不见,龙又不现。’潭引身而出曰:‘子亲到龙潭。’师无语,遂栖止焉。一夕侍立次。潭曰:‘更深何不下去?’师珍重便出。却回曰:‘外面黑!’潭点纸烛度与师。师拟接,潭复吹灭。师于此大悟!便礼拜。潭曰:‘子见个什么?’师曰:‘从今向去,更不疑天下老和尚舌头也。’至来日,龙潭升座谓众曰:‘可中有个汉,牙如剑树,口似血盆,一棒打不回头,他时向孤峰顶上,立吾道去在。’师将《疏钞》堆法堂前,举火炬曰:‘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虚;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壑。’遂焚之,于是礼辞。直抵沩山,挟复子上法堂,从西过东,从东过西,顾视方丈曰:‘有么有么。’山坐次,殊不顾盼。师曰:‘无无。’便出。至门首乃曰:‘虽然如此,也不得草草。’遂具威仪,再入相见。才跨门,提起坐具曰:‘和尚!’山拟取拂子,师便喝。拂袖而出。沩山至晚问首座:‘今日新到在否?’座曰:‘当时背却法堂,著草鞋出去也。’山曰:‘此子已后向孤峰顶上,盘结草庵,呵佛骂祖去在。’师住澧阳三十年,属唐武宗废教,避难于独浮山之石室。大中初,武陵太守薛廷望,再崇德山精舍,号古德禅院,将访求哲匠住持,聆师道行,屡请,不下山。廷望乃设诡计,遣吏以茶盐诬之,言犯禁法,取师入州。瞻礼,坚请居之,大阐宗风。后人传为德山喝,临济棒。像他这样,何愁生死不休。德山下来出岩头、雪峰,雪峰下出云门、法眼,又出德韶国师,永明寿祖等,都是一棒打出来的。历朝以来的佛法,都是宗门下的大祖师为之撑架子。诸位在此打七,都深深的体解这一最上的道理,直下承当,了脱生死,是不为难的。假如视为儿戏,不肯死心塌地,一天到晚在光影门头见鬼,或在文字窟中作计,那么生死是休不了的,大家努力精进吧!

 

  初七第四日开示(2月25日)

 

  七天的辰光已去了四天,诸位都很用功。有的作些诗偈,到我那里来问,这也很难得。但是你们这样的用功,把前两天说的都忘却了。昨晚说修行无别修,只要识路头。我们现在是参话头,话头就是我们应走的路头。我们的目的是要成佛了生死,要了生死,就要借这句话头作为金刚王宝剑,魔来魔斩,佛来佛斩,一情不留,一法不立,哪里还有这许多妄想来作诗作偈,见空见光明等境界。若这样用功,我不知你们的话头到哪里去了。老参师傅不在说,初发心的人要留心啊。我因为怕你们不会用功,所以前两天就将打七的缘起,及宗门下这一法的价值和用功的法子,一一讲过了。我们用功的法子,就是单举一句话头,昼夜六时,如流水一般,不要令它间断,要灵明不昧,了了常知,一切凡情圣解,一刀两断。古云:‘学道犹如守禁城,紧把城头战一场。不受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这是黄檗禅师说的,前后四句,有二种意义。前两句比喻,说我们用功的人,把守这句话头,犹如守禁城一样,任何人不得出入,这是保守的非常严密的。因为你我每人都有一个心王,这个心王即是第八识。八识外面还有七识、六识、前五识等。前面那五识,就是那眼、耳、鼻、舌、身五贼,六识即是意贼,第七识即是末那,它(末那)一天到晚,就是贪著第八识见分为我,引起第六识,率领前五识,贪爱色、声、香、味、触等尘境,缠惑不断,把八识心王困得死死的,转不过身来。所以我们今天要借这句话头(金刚王宝剑),把那些劫贼杀掉,使八识转过来成为大圆镜智,七识转为平等性智,第六识转为妙观察智,前五识转为成所作智。但是最要紧的就是把第六识和第七识先转过来,因为它有领导作用。它的力量,就是善能分别计量。现在你们作诗作偈,见空见光,就是这两个识在起作用。我们今天要借这句话头,使分别识成妙观察智,计量人我之心为平等性智,这就叫做转识成智,转凡成圣。要使一向贪著色、声、香、味、触、法的贼不能侵犯,故曰如守禁城。后面的两句,不受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的比喻,即是我们三界众生沉沦于生死海中,被五欲所缠,被尘劳所惑,不得解脱,故拿梅花来作比喻。因为梅花是在雪天开放的。大凡世间万物都是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冬天的气候寒冷,一切昆虫草木都已冻死或收藏,尘土在雪中也冷静清凉,不能起飞了。这些昆虫草木尘土灰浊的东西,好比我们心头上的妄想分别无明嫉妒等三毒烦恼,我们把这些东西去掉了,则心王自然自在,也就是如梅花在雪天里开花吐香了,但是你要知道,这梅花是在冰天雪地里而能开放,并不是在春光明媚或惠风和畅的气候而有的。你我要想心花开放,也不是在喜怒哀乐和人我是非当中而能显现的。因为我们这八种心若一糊涂,就成无记性,若一造恶,就成恶性;若一造善,就成善性。无记有梦中无记和空亡无记。梦中无记,就是在梦中昏迷时,惟有梦中一幻境,日常所作一无所知,这就是独头意识的境界,也就是独头无记。空亡无记者,如我们现在坐香,静中把这话头亡失了,空空洞洞的,糊糊涂涂的,什么也没有,只贪清净境界,这是我们用功最要不得的禅病,这就是空亡无记。我们只要二六时中把一句话头,灵明不昧,了了常知的,行也如是,坐也如是,故前人说:‘行亦禅,坐亦禅,语默动静体安然。’寒山祖师曰:‘高高山顶上,四顾极无边,静坐无人识,孤月照寒泉;泉中且无月,月是在青天,吟此一曲歌,歌中不是禅。’你我大家都是有缘,故此把这些用功的话再与你们说一番,希望努力精进,不要杂用心。我再来说一公案:昔日鸡足山悉檀寺的开山祖师,出家后参礼诸方、办道用功,非常精进。一日寄宿旅店,闻隔壁打豆腐店的女子唱歌曰:‘张豆腐,李豆腐,枕上思量千条路,明朝仍旧打豆腐。’这时这位祖师正在打坐,听了她这一唱,即开悟了。可见得前人的用功,并不是一定要禅堂中才能用功,才能悟道的。修行用功,贵在一心,各位切莫分心散乱,空过光阴,否则,明朝仍旧卖豆腐了。

 

  初七第五日开示(2月26日)

 

  修行一法,易则容易,难则实难。易者,只要你放得下,信得实,发坚固心和长远心,就可成功,难者,就是你我怕吃苦,要图安乐,不知世间上的一切有为法,尚且要经过一番学习,才能成功,何况我们要学圣贤,要成佛作祖,岂能马马虎虎就可成功。所以第一要有坚固心,因为修行办道的人,总是免不了魔障。魔障就是昨天讲的色、声、香、味、触、法等尘劳业境,这些业境就是你我的生死怨家。故每每许多讲经法师,也在这些境界中站不住脚,这就是道心不坚固的原因。次之要发长远心,我们人生在世,造业无边,一旦要来修行,想了生脱死,岂能把习气一时放得下呢?古来的祖师,如长庆禅师坐破蒲团七个,赵州八十岁还在外面行脚,四十年看一无字,不杂用心,后来大彻大悟,燕王和赵王非常崇拜他,以种种供养,至清朝雍正皇帝,阅其语录高超,封为古佛,这都是一生苦行而成功的。你我现在把习气毛病通身放下,澄清一念,就与佛祖同等。如《楞严经》云:‘如澄浊水,贮于净器,静深不动,沙土自沈,清水现前,名为初伏客尘烦恼;去泥纯水,名为永断根本无名。’你我的习气烦恼,犹如泥滓,故要用话头。话头如清矾,能使浊水澄清(即是烦恼降伏)。如果用功的人到了身心一如,静境现前的时候,就要注意,不要裹脚不前。须知这是初步功夫,烦恼无明尚未断除。这是从烦恼心行到清净,犹如浊水澄成了清水,虽然如此,水底泥滓尚未去了,故还要加功前进。古人说:‘百尺竿头坐的人,虽然得见未为真;若能竿头重进步,十方世界现全身。’如不前进,则是认化城为家,烦恼仍有生起的机会,如此则做一自了汉也很为难。故要去泥存水,方为永断根本无明,如此才是成佛了。到了无明永断的时候,可以任你在十方世界现身说法,如观世音菩萨三十二应,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任你淫房酒肆,牛马骡胎,天堂地狱,都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了。否则,一念之差,就是六道轮回。昔者秦桧曾在地藏菩萨前做过香灯,只因他长远心不发,无明烦恼未能断了,故被嗔心所害,这是一例。假如你信心坚固,长远心不退,则不怕你是怎样的一个平常人,也可以即身成佛。昔日漳州有一贫苦的人在寺出家,心想修行,苦不知如何为是,无处问津,每日只做苦工。一日遇著一位行脚僧到那里挂单,看他每日忙忙碌碌的,问他日常作何功课?他说:‘我一天就是做些苦事,请问修行方法。’僧曰:‘参念佛是谁。’如是他就照这位客师所教,一天在工作之中把这‘谁’字蕴在心里照顾。后隐于石岩中修行,草衣木食。这时候他家里还有母亲和姐姐,闻知他在岛岩中修行艰苦,其母乃教其姐拿一匹布和一些食物送给他。其姐姐送至岛岩中,见他坐在岩中,动也不动。去叫他,他也不应。其姐姐气不过,把这些东西放在岩中回家去了。但是他也不睬也不瞧,老是坐在洞中修行。过了一十三年,他的姐姐再去看他,见那匹布仍在那儿未动。后来有一逃难的人到了那里,腹中饥饿,见了这位和尚衣服破烂的住在岩中,乃近前问他,向他化乞。他便到石岩边拾些石子,置于釜中,煮了一刻,拿来供食,犹如洋薯,其人饱餐而去。去之时,他与之言曰:‘请勿与外人言。’又过了些时,他想我在此修行这许多年了,也要结结缘吧。如是走到厦门,在一大路旁,搭一茅蓬,做施茶工作。这时是万历年间,皇帝的母亲皇太后死了,要请高僧做佛事。先想在京中请僧,因此时京中无大德高僧,皇太后乃托梦于万历皇帝,谓福建漳州有高僧。皇帝乃派人至福建漳州,迎请许多僧人进京做佛事。这些僧人都把行装整理进京,恰在路边经过,其僧问曰:‘诸位师傅今日这样欢喜到那里去啊?’众曰:‘我们现在奉旨进京,替皇帝做佛事超荐太后去。’曰:‘我可同去否?’曰:‘你这样的苦恼,怎能同去呢!’曰:‘我不能念经,可以替你们挑行李,到京城看看也是好的。’如是就和这些僧人挑行李进京去了。这时皇帝知道他们要到了,乃教人将《金刚经》一部,埋于门槛下,这些僧人都不知道,一一的都进宫去了,惟有这位苦恼和尚行到那里,双膝跪下,合掌不入。那里看门的叫的叫,扯的扯,要他进去,他也不入,乃告知皇帝。此时皇帝心中有数,知是圣僧到了。遂亲来问曰:‘何以不入?’曰:‘地下有金刚,故不敢进来!’曰:‘何不倒身而入!’其僧闻之,便两手扑地,两脚朝天,打一个筋斗而入。皇帝深敬之,延于内庭款待,问以建坛修法事。曰:‘明朝五更开坛,坛建一台,只须幡引一幅,香烛供果一席就得。’皇帝此时心中不悦,以为不够隆重,犹恐其僧无甚道德,乃叫两个御女为之沐浴。沐浴毕,其下体了然不动。御女乃告知皇帝,帝闻之益加敬悦,知其确为圣僧,乃依其所示建坛。次早升座说法,登台打一问讯,持幢至灵前曰:‘我本不来,你偏要爱,一念无生,超升天界。’法事毕,对帝曰:‘恭喜大后解脱矣!’帝甚疑惑,以为如此了事,恐功德未能做到’。正在疑中,太后在室中曰:‘请皇上礼谢众僧,我已得超升矣!’帝惊喜再拜而谢,于内庭设斋供养。此时其僧见帝穿著花裤,目不转瞬,帝曰:‘大德欢喜这裤否?’遂即脱下赠之。僧曰:‘谢恩。’帝便封为龙裤国师。斋毕,帝领至御花园游览,内有一宝塔,僧见塔甚喜,徘徊瞻仰,帝曰:‘国师爱此塔乎?’曰:‘此塔甚好!’曰:‘可以将此塔敬送于师。’正要人搬送漳州修建,师曰:‘不须搬送,我拿去就是。’言说之间,即将此塔置于袖中腾空即去,帝甚惊悦,叹未曾有。诸位,请看这是什么一回事呢?只因他出家以来,不杂用心,一向道心坚固。他的姐姐去看他也不理,衣衫破烂也不管,一匹布放了十三年也不要。你我反躬自问,是否能这样的用功?莫说一天到晚,自己的姐姐来了不理做不到,就是在止静后,看见监香行香,或旁人有点动静,也要瞅他一眼。这样的用功,话头怎样会熟呢。诸位只要去泥存水,水清自然月现,好好提起话头参看!

 

  初七第六日开示(2月27日)

 

  古人说:‘日月如梭,光阴似箭。’才说打七,明天就是解七了。依规矩,明天早上要考功了,因为打七是克期取证的力法。证者证悟,见到自己本地风光,悟到如来的妙性,故曰证悟。考功就是要考察你在七天当中的功夫到了何等程度,要你向大众前吐露出来。平常在这个时候向你们考功,是叫做讨包子钱,人人要过的,就是我们打七的人人要开悟,人人可以弘扬佛法,度尽众生的意思。现在不是说人人开悟,就是一人开了悟,也可以还得这些包子钱。所谓众人吃饭,一人还账。如果我们发起一片精进的道心,是可以人人开悟的。古人说:‘凡夫成佛真个易,去除妄想实为难。’只因你我无始以来贪爱炽然,流浪生死,八万四千尘劳,种种习气毛病放不下,不得悟道,不像诸佛菩萨常觉不迷,是故莲池说:‘染源易就,道业难成,不了目前,万缘差别。只见境风浩浩,凋残功德之林,心火炎炎,烧尽菩提之种。道念若同情念,成佛多时,为众如为己身,彼此事办。不见他非我是,自然上恭下敬,佛法时时现前,烦恼尘尘了脱。’这十几句话,说得何等明白和真切!染者,染污义,凡夫的境界,总是贪染财色名利,嗔恚斗争,对道德二字,认为是绊脚石,一天到晚,喜怒哀乐,贪爱富贵荣华,种种世情不断,道念一点没有。所以功德林被凋残,菩提种子被烧尽。假如把世情看得淡淡的,一切亲友怨家,视为平等,不杀、不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视一切众生平等无二,视人饥如己饥,视人溺如己溺,常发菩提心,则可与道念相应,亦可立地成佛。故曰:‘道念若同情念,成佛多时。’诸佛圣贤,应化世间,一切事情都是为众服务,所谓拔苦与乐,兴慈济物。你我都能克己复礼,什么也不为自己作享受,那么人人都无困苦,事事都能办到了,同时你自己也随之得到圆满果实的报酬。如江河中的水涨高了,船必自高了,你能以一种慈悲心、恭敬心对人,不自高自大,不骄傲虚伪,则人见到你一定会恭敬客气。否则,只恃一己之才能,老气横秋的,或口是心非的,专为声色名利作计,那么就是人家恭敬你,也恐是虚伪的。故孔子曰:‘敬人者,人恒敬之,爱人者,人恒爱之。’六祖曰:‘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过。’所以我们切莫要生是非之心,起人我之别,如诸佛菩萨为人服务一样,则菩提种子处处下生,美善的果实,时时有收获,烦恼自然缚不著你了。世尊所说三藏十二部经典,也是为了你我的贪嗔痴三毒。所以三藏十二部的主要就是戒定慧,就是因果,使我们戒除贪欲,抱定慈悲喜舍,实行六度万行,打破愚迷邪痴,圆满智慧德相,庄严功德法身。若能依此处世为人,那真是处处总是华藏界了。今天参加打七的多是在家大德,我们要好好降伏其心,赶紧去离缠缚。我再说一公案作为诸位的榜样,因为你们都是发了很大的信心而来到这宝所,我不与你们解说,恐怕你们得不到宝,空手而回,不免辜负信心,希望静心听著。昔者唐朝有一居士,姓庞名蕴,字道玄,湖南衡阳人,世本业儒,少悟尘劳,志求真谛。贞元初,闻石头和尚道风,乃往谒之。问曰:‘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头以手掩其口,庞由是豁然有省。一日石头问曰:‘子见老僧以来,日用事作么生?’庞曰:‘若问日用事,即无开口处。’乃呈偈曰:‘日用事无别,唯吾自偶谐。头头非取舍,处处没张乖。朱紫谁为号,丘山绝点埃。神通并妙用,运水及搬柴。’头然之曰:‘子以缁耶?素耶?’庞曰:‘愿从所慕。’遂不剃染。后参马祖,问曰:‘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祖曰:‘待汝一口吸尽千江水,即向汝道。’庞于言下,顿领玄旨,乃留驻参承二载。居士自从参透本来人后,什么也不做,一天到晚单单织漉篱过活。家中所有的万贯金银,也一概抛于湘江之中。一日,两夫妇共说无生的道理,玄曰:‘难、难、难,拾担芝麻树上摊。’其妇曰:‘易、易、易,百草头上祖师意。’其女灵照闻之笑曰:‘你们二老人家,怎么说这些话来了?’玄曰:‘据你怎样说?’曰:‘也不难,也不易,饥来吃饭困来睡。’自尔机辩迅捷,诸方响之。因辞药山,山命十禅客相送至门首,玄乃指空中雪曰:‘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有全禅客曰:‘落在什么处?’玄遂与一掌。全曰:‘也不得草草。’玄曰:‘恁么称禅客,阎罗老子未放你在!’全曰:‘居士作么生?’玄又掌曰:‘眼见如盲,口说如哑。’玄尝游讲肆,随喜听《金刚经》,至无我无人处,致问曰:‘座主。既无我无人,是谁讲谁听?’主无对。玄曰:‘某甲虽是俗人,粗知信向。’主曰:‘只如居士意作么生?’玄以偈答曰:‘无我复无人,作么有疏亲,劝君休历座,不似直求真。金刚般若性,外绝一纤尘。我闻并信受,总是假名陈。’主闻欣然仰叹。一日居士问灵照曰:‘古人道,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如何会?’照曰:‘老老大大,作这个语话。’玄曰:‘你作么生?’照曰:‘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玄乃笑。玄将入灭,谓灵照曰:‘视日早晚,及午以报。’照观竟回报曰:‘日则中矣,惜天狗蚀日,父亲何不出去一看呢?’玄以为事实,乃下座出户观之,其时灵照即登父座,跏趺合掌坐脱。玄回见灵照已亡,叹曰:‘我女锋捷,先我而去。’于是更延七日,州牧于公倾问疾次,玄谓之曰:‘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好住世间,皆如影响。’言讫,枕于公膝而化,遗命焚弃江湖。其夫人闻之,即告知其子;子闻之,将锄头撑其下额,立地而去,此时其母见如此光景,亦自隐去。你看他们一家四口,都能如此神通妙用,可见你们为居士的多么高尚。到现在莫说你们居士没有这样的人材,就是出家二众,也都是与我虚云差不多,这是多么倒架子,大家努力吧!

 

  初七圆满日开示(2月28日)

 

  恭喜诸位,七天功德,今日圆满。证悟过来的,照规矩应该升堂。如朝中考试,今天正是揭榜的一天,应该要庆贺。但是常住很慈悲,明天继续打七,使我们可以加功进步。诸位老参师傅都知道,这种因缘殊胜,不会空过光阴;各位初发心的人,要知人身难得,生死事大,我们得了人身,更要知道佛法难闻,善知识不易值遇。今天诸位亲到宝山,要借此良机努力用功,不要空手而归。宗门下一法,我已讲过,是世尊拈花示众,一代一代的从根本上传流下来的。所以阿难尊者,虽是佛的弟弟,又随侍佛出家,而他在世尊前,未能大彻大悟。待佛灭后,诸大师兄弟不准他参加集会。迦叶尊者曰:‘你未得世尊心印,请倒却门前刹竿著。’阿难当下大悟,迦叶尊者乃将如来心印付之,是为西天第二祖。历代相承,至马鸣、龙树尊者后,天台北齐老人,观其《中观论》发明心地,而有天台宗,这时宗门下特别大兴。后来天台衰落,至韶国师由高丽请回天台教典,再行兴起。达摩祖师是西天二十八祖,传来东土是为第一祖。自此传至五祖,大开心灯。六祖下开悟四十三人,再经思师、让祖,至马祖出善知识八十三人,正法大兴,国王大臣莫不尊敬。是以如来说法虽多,尤以宗下独胜。如念佛一法,亦由马鸣、龙树之所赞扬。自远公之后,永明寿禅师为莲宗六祖,以后多由宗门下的人所弘扬。密宗一法,经一行禅师发扬之后,传入日本,我国即无相继之人。慈恩宗是玄奘法师兴起,不久亦绝。独以宗门下源远流长,天神归依,龙虎归降。八仙会上的吕洞宾,别号纯阳,京川人,唐末三举不第,无心归家,偶于长安酒肆遇钟离汉,授以延命之术。洞宾依法修行,后来乃飞腾自在,云游天下。一日至庐山海会寺,在钟楼壁上书四句偈云:‘一日清闲自在身,六神和合报平安。丹田有宝休问道,对境无心休问禅。’未几道经黄龙山,睹紫云成盖,疑有异人,乃入谒。值黄龙击鼓升座,吕遂随众人堂听法。黄龙曰:‘今日有人窃法,老僧不说。’洞宾出而礼拜,问曰:‘请问和尚,如何是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铛内煮山川?’黄龙骂曰:‘这守尸鬼!’洞宾曰:‘争奈囊中自有长生不死药!’黄龙曰:‘饶经八万劫,未免落空亡。’洞宾忘了‘对境无心莫问禅’的功夫,大发嗔心,飞剑斩黄龙,黄龙以手一指,其剑落地,不能取得。洞宾礼拜悔过,请问佛法。黄龙曰:‘半升铛内煮山川即不问,如何是一粒粟中藏世界?’洞宾于言下顿契玄旨,乃述偈忏曰:‘弃却瓢囊击碎琴,从今不恋汞中金。自从一见黄龙后,始觉当年错用心。’此是仙人归依三宝,求入伽蓝为护法的一例。道教在洞宾之手亦大兴起来,为北五祖;紫阳真人又是阅《祖英集》而明心地的南五祖,故此道教亦是为佛教宗门所续启。孔子之道传至孟子失传,直至宋朝周濂溪先生从宗门发明心地;程子、张子、朱子等,皆从事佛法,故宗门有助儒道一切之机。现在很多人把宗门这一法轻视,甚至加以毁谤,这真是造无间业。你我今天有此良缘,遇期胜因,要生大欢喜,发大誓愿,人人做到龙天归依,使正法永昌。切莫视为儿戏,好好精进用功。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圆通禅堂 |联系我们

GMT+8, 2018-1-21 11:07, Processed in 0.021164 second(s), 12 queries.

普渡 慈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