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注册 |登录

圆通禅堂门户佛教资讯 › 教内动态 › 查看内容

禅宗长老 释印顺 回忆世纪往事

2011-2-21 15:17| 发布者: 慧莲| 查看数: 1281| 评论数: 0

摘要: 释本焕:我出家78年,我出家就是搞禅宗的。   僧人:出家78都是禅宗。   女:他继续发展他现在学的这个本,继续向下代发展下去,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僧人:他说他回去会好好继续用功,不会让你老人家失望。 ...
释本焕:我出家78年,我出家就是搞禅宗的。

  僧人:出家78都是禅宗。

  女:他继续发展他现在学的这个本,继续向下代发展下去,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僧人:他说他回去会好好继续用功,不会让你老人家失望。

  释本焕:好好,谢谢,阿弥陀佛。回去好好发心,好好发心,回去好好认真用功办道。

  杨锦麟:道高德重,见孚众望。这是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对释本焕老和尚的评价。本焕老和尚年届105岁高龄,他和中华民族一起,看着大清帝国覆灭,中华民国夭折,也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不同历史阶段,更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遭受牵连。如今伴随一个甲子的新中国,走到了佛法鼎盛时代,他成为当代禅宗之首。

  解说:公元1907年,本焕老和尚出生于湖北新州,俗成张,学名志山。在他的童年时代,中华大地正处于一个巨变的年代。1911年的辛亥革命,推翻了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政权,随之而来的“五四”时期提倡科学与民主。本已衰落的佛教被批判为拜鬼的宗教,几近消亡于中华大地。直到上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新佛教运动兴起,一批佛教界有智之士积极呼吁奔走,使佛教得以复兴发展。

  张志山10岁时就曾经想要出家,但苦于没有机缘,20岁的时候,他在一家杂货铺里当学徒。看到国民政府腐败,民不聊生,深感世事无奈,常到家乡的报恩寺听法师讲经。他渐渐明白的出世而不厌世的道理,终于在1930年到报恩寺出家,法号本幻,并以“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为毕生的宏愿。

  释本焕(深圳弘法寺方丈):我出家不是随随便便出家,我可以说,我是在过去看旧社会,哎呀,那个国民党,叫做刮民党,刮民党。所以那个时候看到那个民不聊生,看到社会太没意思,我才出家。我出家以后,是为用功办道,了生脱死才出家的。

  解说:出家后,本幻修行极为用功,并遇到了多位良师,1934年,本幻在扬州高旻寺来果和尚门下修行,参加8个禅七之后,又打了5个生死七。经历九十一个夜以继日的精进禅修磨练,以顽强的意志,坚持硬坐,静坐不倒。

  释本焕:高旻寺每年要打八个禅七,每个都要打八个禅七,都是用功,都是用功。出家人讲,禅堂用功,按照七天,要用功办道,要了生脱死,要开悟。但是我们想开悟,这种事不是一个简单,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我在高旻寺用了几年的工夫,虽然打了八个七用功还是没开悟,最后要求老和尚成就我们打四个生死七,什么叫四个生死七,那一天到晚就是一个方凳在那里坐着,夜晚也不睡觉,坐久了以后,就行动一下。一天到晚坐着方凳子用功。

  用功了,因为天天用功就疲倦了,疲倦了时候头就勾下了,头勾下来了就不能用功,所以我就想个办法,用绳子把头这里吊起来,那个来果老和尚看到我把头吊起来,他就在禅堂讲开示,哈,那个本幻在那里,头悬梁锥刺骨。

  解说:1937年,本幻发愿用6个月的时间,三步一叩头朝拜文殊菩萨道场五台山。之后便在五台山碧山寺住下,这时战争已在全国燃起。一九四一年,一位八路军营长在执行任务时被日军发现,情急之下,本幻把营长藏到了后院,日军冲进寺院要求交出营长,本幻连声念着阿弥陀佛,用手比比划划,表示他只信佛陀,不懂什么“八路”巧妙地支走了日军。

  同年,日军拟在五台山修建青皇庙,选定本幻为青皇庙负责监工的建设科科长,为了使自己所在的碧山寺免遭破坏,僧人免于灾难,本幻答应日军的要求,4个月之后,本幻以为大殿主梁挑选木材为借口,离开了工地,躲过两个日本兵的监视,逃回棲贤寺。但正是这件事,埋下了本幻日后多舛命运的祸根。

  1942年到1945年,本幻决定在五台山闭关修行。

  释本焕:闭关就是不做其他的事情,专门一天到晚用功办道修行。这是每个出家人应当做的头等大事。

  解说:那段日子,本幻虽然人在关房,但仍然关心着中华民族的生存。他每晚释放焰口千台,超度在战争中丧生的抗日将士的亡灵。

  释本焕:我在闭关的时候,白天就看佛教的藏经,3年看了4千多卷藏经,夜晚我就放那个千台焰口,放千台焰口有什么作用,因为那个时候正在抗战期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的时候,中国死了很多人啊,闭关(放焰口)就是为了超度这些阵亡将士,超度人民群众。这是我们出家人应当要做的事,我们出家人要利益众生,教化众生,救渡一切众生。这是我们每个出家人应当做的头等大事。

  解说:为了报佛恩,本幻发愿写血经,他用剪刀剪破手指,用针刺破舌根,以血为墨,日写六百字。6个多月,共写了十九卷血经。

  释本焕:(闭关)三年圆满以后,我本人在关房呢,一方面就刺血写楞严经,地藏经、金刚经、文殊师俐法王经,和普贤菩萨行愿品,一共用刺血刺这个指血写了19卷经。为什么刺血写经呢?那个菩萨行愿品上讲,佛在因地中,剥皮为纸,刺血为墨,书写经典集如须弥,佛是我们最好的学习的榜样。

  解说:在本幻书写血经的那个战乱年代,物质生活极其贫乏,冬天只能靠吃咸菜度日,但本幻坚持刺破手指写血经,报父母恩、报佛恩、报众生恩,可惜这些花费本幻心血的血经,大部分在乱世中散失了,如今仅存一部《普贤行愿品》。

  释印愿(深圳弘法寺方丈):像(本焕)老和尚写20多万字血经的,在佛教史上也是很少的。在佛经中间呢,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三千大千世界无一芥子去处不是佛舍,头目脑髓身命所在,我们作为佛子应当向佛学习。我们的这个身体是父母生养我们的,我们有幸能够得到这个人生,并且有幸能够听闻到佛法。我们学习佛陀,折骨为笔,刺血为墨,书写血经,也是为重法的缘故。

  解说:1948年,本幻又接法于近代禅宗第一高僧虚云老和尚,成为禅宗临济派第44代传人。虚云老和尚将他的法号本改为本焕,取焕发智慧之意。

  释本焕:我亲近虚云老和尚的原因是什么呢?虚云老和尚听说我在五台山怎么用功,说我出家怎么样,他一定要我到南华寺当方丈。因为在南华寺当方丈,所以我要接虚云老和尚的法。1949年在南华寺当方丈,一直在南华寺当了十年的方丈。(那时)虚云老和尚由云门寺,一天走了65公里路到南华寺来(送座),你们大家想一想,他当时109岁,一天走65公里,等于130华里。你想想,虚云老和尚,了不起,了不起。

  杨锦麟:本焕和尚结束了三年的闭关时间,对日抗战也基本接近了尾声。在接下来5年的内战期间,大师也安然地度过,而且还在1948年,继承了虚云老和尚的衣钵,成为临济宗第44代传人,这一切看起来如此地顺利。然而却不知人生最大的磨难,正在等待着本焕和尚。

  女:我们都要向您学习,利益一切众生。

  释本焕:不是向我学习。

  女:向三宝学习。

  释本焕:要向佛学习,向菩萨学习,向大善知事学习。

  女:您就是大善知事,就是佛,就是菩萨嘛。

  释本焕:我是个小和尚,小和尚。

  解说:从1949年起,本焕在广东南华禅寺担任方丈,直到1958年有关方面将他羁押审查,原因是他那段为日本人修庙的经历。

  释本焕:当了4个月(的科长)就不当了,不当了,不当就退出了,到最后呢,说是我给日本鬼子当了汉奸,跟我不是当汉奸,反正对我说是当反革命分子,那个不是我自愿的,是他们逼迫我的。再一个我虽然做了4个月,什么也没做过,没做过什么,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的坏事。

  解说:4个月的科长生涯,给本焕带来长达15年的牢狱之灾,1958年整风反右运动中,本焕51岁,因曾为日本兵服务,他蒙冤入狱,后转至广东坪石劳改农场改造。种种烦恼皆我炼心之处,种种艰苦皆我修身之所。他将15年的牢狱经历,比作昔日憨山大老师岭南充军,是一次特殊的历练。

  而此时,狱门外的中国佛教界正经历着一场解难,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将宗教文化及一切与宗教有关的东西统统视为横扫的对象,红卫兵“破四旧,立四新”,他们进入寺院毁殿堂,破坏佛佛经,纵火焚毁寺院,本焕在监狱里安然度过了这一非常时期。

  释本焕:(在牢里)他们也没有哪个,打个指头点我一下,也没有哪个批评我一句,他们把我关起来,被关起来呢,一个坏事情变成一个好事。为什么一个坏事情变成好事情,如果我要是不到牢里去,社会上文化大革命三反五反很厉害。因为我那是南华寺的方丈,我要是不到牢里去,他们就会批评我,斗争我,我要是受不了,就不知道怎么搞。那时候,很多受不了批评自己死的人很多,到牢里去,他们没批评我,也没斗争我,反正一个坏事就变成了好事,把我保护起来。

  解说:文革结束之后,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重新得到贯彻,在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的努力下,一批佛教寺院和佛教院校得以恢复。各地的佛教协会和佛教文化机构得以健全。历尽沧桑的中国佛教,终于开始逐步复兴,日渐繁荣。1980年本焕彻底得到平反,这一年他73岁。

  刚刚恢复自由身的本老,看到中华大地上没有寺庙,心中万千感慨,他发愿要修十座庙,为此他四处化缘,筹谋善款,将修庙当成毕生要完成的大事,丹霞山别传寺,广州光孝寺,新州报恩寺,黄梅四祖寺相继落成。其中最为特别的是他转为女众修缮的南雄莲开净寺。

  释本焕:十个庙当中,现在有一个女众道场,再修一个两个女众道场。男人要出家,女人也要出家,很多,所以要成就女众。尽管我现在建了七八座庙,八九座庙,这是我应当要做的事情,我修了一座庙,它的存在不是一百年、几百年、上千年,几百年上千年,利益无穷无尽的众生,成就无穷无尽的众生,让无穷无尽的众生种无量的福德,种成佛的金刚种子。这是我永远永远都要做的。

  解说:深圳弘法寺是本焕和尚修建的,10个庙宇中的最后一座,筹建于1983年,1985年本焕和尚亲自主持洒净开工仪式,1992年寺庙完成主体建筑施工,中间整整隔了7年,修建过程一波三折。

  释印愿:弘法寺呢是奠基于1983年,当时深圳作为一个改革开放的城市以后呢,并没有达到大家预想的一种效果,有一位领导就在丹霞山见(本焕)老和尚,他说深圳这么多年,一直发展不是很理想,老人家您要告诉一下,我们该怎么办呢,老和尚说,唉,谁敢和一个没有任何信仰的城市来打交道呢,谁又敢和一群没有任何信仰的人来做事情呢,你建一个庙就好了嘛,你先把他们的心个皈依了,不就很好吗。1983年,老和尚就带着他的几个弟子在深圳市相关领导的陪同下就到了梧桐山,当时的道路交通状况,并不是我们今天想像的这个样子,非常糟糕的。他老人家是以80岁的高龄,爬到了目前我们所处的这个位置,把这个位置作为寺庙的地址,奠基动工。

  初期深圳市还是花了大量的精力,来修这个道场的,当时别人说,社会主义怎么封建迷信呢,因为80年代的初期,思想大家都还不是特别解放的时候,于是就停掉了。一停就是几年,一直到了1990年前后,李瑞环视察深圳的时候说,深圳特区我看多一些菩萨帮忙才好嘛,你回去转告赵朴初,要多调一些菩萨来支援深圳的特区建设。就是因为李瑞环的这一句玩笑的话,使深圳弘法寺又得到了开放的可能。李瑞环回到北京之后,立即让秘书和赵朴初联系,赵朴初就请求把深圳弘法寺作为中国佛教协会的直属寺庙。

  解说:弘法寺和其他全国各地寺庙最大的不同,是它没有一尊罗汉。

  释印愿:因为罗汉只顾自己,不顾人民,众生没有希望啊,只有菩萨才可以自利利他,才能更好地救助众生,救助人民。(本焕)老和尚并且鼓励我们,所有的在家人和出家人都能够发大心,能更好地为社会,为人民(做贡献),希望大家都要做菩萨,还要做大菩萨,不要做罗汉。

  解说:如今的弘法寺香火鼎盛,梵音缭绕,这里是深圳特区唯一的一座寺庙,也是全国最年轻的佛教寺院。弘法寺的修缮,实现了本焕老和尚的毕生心愿。105岁高龄的他,每天眯着眼睛坐在山林间,读经、参禅、悟道。

  释本焕:我现在每天早上,3点10分就起床,一直看经看到7点,不到7点不吃饭,不吃早餐,晚上呢,9点到10点,看一个钟头,或一个多钟头,我今年一百零五岁,这样做可以说不简单,不容易啊,其他人七八十岁、九十多岁,就老得不得了,那我一百零五岁还在这里天天这样干,干什么,不是替人家干的,替我自己干的,所以替我自己干,那就多干点,多干就多得,少干就少得,不干就没得了。

  解说:本老每年都能收到众多弟子送的供养,这些钱除了用来建寺安僧,还用来做许多慈善公益事业。比如建学校、建医院、修桥补路,扶贫济困等等,真正是行化南北,弘法利生。而二十几年来,为传播中国佛教文化,本老出访了22个国家,门下的弟子高达170多万。

  解说:2000年,本焕收下俗家弟子张源利为徒,也就是如今的弘法寺方丈印顺大和尚,那时的张源利在武汉工作,他来深圳休假时,听说有个湖北籍叫本焕的老和尚生病住院,张源利本是受一位领导的委托,前去探望老和尚,谁知老和尚却与他一见如故,抓着他的手谈了3个多小时,并叮嘱张源利无论如何都要出家。

  释印顺(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原深圳弘法寺方丈):其实这个事,我出家以后,我一直在反省,我为什么要出家,特别是遇到挫折的时候,除了使命之外,使命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我有时候想想,可能就是除了使命以外,就是一个亲情,他老人家90多岁一个老人,每天能惦记着你,每天能给你一个电话,不管是你愿意或者不愿意,他都不舍弃你。

  还有一方面就是,我觉得他一个90多岁的老人,他见我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他都是为佛教,为众生,没有一句是为他自己的,这一点让我非常非常感动。当时老和尚劝我出家的时候,他在讲,他说你出家以后,比你在家要有意义的多,太阳能够照耀的地方,你都可以把佛法传播到那里,那里的众生都可以知道你的名字。我当时觉得很荒唐,我说在中国这种结构下,你怎么可以让佛法走出去呢。

  解说:张源利不为所动回到武汉,老和尚每晚固定时间给他打一个电话,这敢事足足坚持了半年。半年中张源利先后换掉四部电话,但老和尚总能找到他,半年之后,张源利遁入空门,成为本焕的侍者,追随其左右,除了每天早期诵经,禅坐静思外,更是从本焕老和尚的一言一行中得其真传。

  释印顺:其实我建议你跟老和尚吃一顿饭,我说实在话,老和尚都无时无刻不在表法的,一张卫生纸,我们从盒子里抽出来的时候,大汗淋漓我会抽2张到3张,但老和尚呢,他会把这一张纸很小心地分成3瓣,这个细节可能在你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对我来说,非常震撼。一张纸他能用三瓣,他修了10座庙,花了七八个亿,他连一张纸都舍不得用。我给他做侍者,我给他端水洗脸,多一点点水,他都心疼得要命。他说你弄这么多水干什么,下辈子让你生一个没水的地方去。我把他当作活菩萨来供,我觉得我所有的语言和所有的感情,都无法来表达我对老人家的一份感情。

  释本焕:我讲,我们大家都是众生,他们也众生,为什么他们这个众生变成乌龟呢,业障,业障,业障。但是叶障呢,他们今天能够在这里,能闻到佛法,将来都会成佛,都会成佛,一切事情都是会变的,过去有个出家人,他在山上住,把身上衣服脱得光光的,很多蚊子虫子都来吃他的血,出家人他是用功,是念佛修行的,这些虫子吃了他的血以后呢,变变变,变了以后呢,都变成了鸡,这个出家人后来当了皇帝,当了皇帝以后呢,一天要吃很多鸡,吃很多鸡,为什么吃很多鸡,过去这些鸡呢,在小的时候吃他的血,我讲这个故事,一切众生都会变,我讲这个龟也会变,那些小的虫子都会变成人,我希望你们大家不要见到一些小虫子,哎呀打死了,那个小虫子他很小一点,你这么大一个块头,他能够吃多少血呢,你就跟他结个缘也好嘛。

  女:走吧,走吧,回家吧,拜拜。

  解说:晚霞升腾,百岁老人在山林中静坐冥思,他用平和的视角,目睹了中国百年来的沧桑变化,也经历了百年佛教的兴衰荣辱,而这一切就如香火中腾起的烟云,稍纵即逝又绵延不绝。

  杨锦麟: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此生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生。这是本焕老和尚今生的志愿,他将这志愿手写成匾,挂在自己方丈室内的显要位置。如今老和尚105岁高龄了,他说他的师父虚云老和尚活到了120岁,他要超过自己的师父,这样才可以更好地行化南北,弘法利生。

本文转自--凤凰网历史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圆通禅堂 |联系我们

GMT+8, 2018-12-13 22:35, Processed in 0.028750 second(s), 12 queries.

普渡 慈航